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学院的毕业综合训练】
【学院的毕业综合训练】
  作者沙燕

  2003年6 月中旬,天堂学院的毕业综合实训又要开始了。

  与往年一样,天堂学院的十个专业中,都有上百名学生,她们都来自于天堂俱乐部的会员,根据要求,有一部分会正式毕业,进入俱乐部当俱乐部职员。
  一、宰杀实习宰杀专业是学院的一个大专业,每年要为俱乐部输送30名合格的宰杀职员。在两年的学习中,学员们会学习人体解剖生理、外科等专业课程,平时也进行过课程教学实习,主要由教员示范和学员动手操作的。本专业的毕业率最低,学院都控制在5%的毕业率,所以每年新进的学员600 名,通过二年的理
论学习与教学实习后,已经淘汰了60% ,能参加毕业综合实训的有240 名,这240
名女孩,现在已经被分成了30个实习小组,分别在学院的30个实习操作间进行实习,每个小组最后会有一个女孩正式毕业,成为俱乐部的职员,为俱乐部服务二年。

  第8 小组中中国女孩较多,经过两个的学习后,现在的8 个女孩中,有5 个
是中国女孩,她们是小朵、阿红、阿莉、阿秀和阿玲,2 个是日本女孩美智子与荷美,还有一个是美国女孩叫凯丽。8 个女孩今年都已经19岁了,她们在2 年的
学习,顺利地通过了理论考试与实习训练,她们是这一组的优秀学员,成绩都是非常好的。

  宰杀实习有放血、煺毛、开膛和胴体修理四个项目,每个学员都必须独立完成,再根据操作的技术水平进行逐项打分,分数最高的毕业,其它7 个女孩将在毕业综合实训结束的那天,由毕业的学员进行宰杀处理。

  这个专业的毕业综合实训从6 月14日开始,为期一周,毕业生于6 月22日正
式上岗。

  (一)首轮淘汰操作考试6 月14日早上9 点,小朵与同一组的其它女孩一样,
按时来到了她们的实习车间——第8 车间。今天的实习内容是倒挂放血,手工煺毛与开膛、修理胴体等。

  在被宰杀的女孩到来之前,她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小朵把煺毛池中注满清水,进行加热;阿红她们各自准备着刀呀,刮毛器,铁钩、瓷盘等。大约9点半,车间外开来了6 辆客车,只听外面嘻嘻哈哈的声音传来,进来了8 个女孩。

  这8 个女孩是来让第8 组学员进行实习操作的。

  她们组的指导老师叫莹莹,今年22岁,她也像这些学员一样经过严格训练后毕业,成为天堂俱乐部职员,在俱乐部工作两年后,又在天堂学院当了一年的指导教师。这次这些学员实习结束,在21号,她会接受由俱乐部研究所的桑路执刀的宰杀加工。

  接受宰杀的8 个女孩已经进了操作间,8 名学员与这8 名女孩分别进行了抽
签,小朵抽到了1 号。只听小朵问道:「谁是第一号呀?」只见一个女孩笑嘻嘻地说道:「Me」。

  莹莹对小朵说:「可以开始了。」

  小朵要宰杀的是一个日本女孩,个子有160 左右,身材也挺匀称,她与今天来接受宰杀的其它女孩一样,已经按要求24小时以上没有吃东西了,这24小时中,
她们每人喝了十多公升水,因为水中还有少量的硫酸镁,所以,这24小时,她们都已经拉过好几次了,体内的污物也几乎全部排空了。

  小朵让她脱光了衣服,躺在操作台上,熟练地用传送带上的橡皮脚套为把她的双脚套上,按下第一个按钮,那女孩的脚被拉了上去,臀部已经离开了操作台,在后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女孩的阴门和肛门。

  只见小朵站在女孩的左侧,左手中指伸向了女孩的外阴,轻轻揉着女孩的阴蒂,右手不停地抚摸女孩的乳房。一会儿,那女孩的脸胀得通红,口中轻轻呻吟着,身躯还不时地左右扭动,那乳房也膨大了许多,那一对乳头,就好像是嵌在那两只乳房上的大枣。

  只见小朵的左手在立柱上一按,顺手抓住了刀架上的刀。只见那操作台缓缓向下,那女孩已经悬空倒挂在上面了,下面操作台上出现了一只大木桶。小朵熟练地把刀尖对准了女孩的颈窝,斜向女孩的左胸刺了进去,只听女孩轻微地啊了一声,她的血已经喷入了头下的木桶中。

  那女孩只是刚开始稍稍有些挣扎,手在空中不由自主地抓了几下,慢慢地垂了下去,整个过程不到5 分钟。

  那女孩不动后,小朵还是让她这样挂着,自己把工具篮拿过来,放在了煺毛池边,那煺毛池的水已经达到了煺毛的最佳温度——65度。

  当小朵再一次按下电钮时,那女孩就倒挂着由传送带送入了水池中。小朵解下女孩的脚套,用手让女孩在水池中上下浮动,一会儿,用手轻轻拉了拉女孩的阴毛,那阴毛一下就拉了下来,再抓一下女孩的头发,头发也一样能拉下来了。
  只见小朵从工具篮中拿出一块铁片,熟练地把女孩的阴部刮得干干净净,边用热水清洗那女孩的阴门,边用手指搓洗女孩的阴唇,原来那女孩那唇上黑黑的地方,也变白了。

  小朵的操作相当熟练,不一会儿,那女孩的头发,腋毛,都刮光了,小朵还认真地把女孩的全身也刮了一遍,用小铁钩把女孩的指甲和趾甲也拉下,放在一个小罐中。

  莹莹看着小朵的操作,不时地点头微笑。小朵手没有停下来,很快从篮中取出一个电动砂皮,在那女孩的脚底轻轻磨着,一会儿,她放好砂皮,从传送带上拉下两铁钩,在那女孩的脚跟处扎进去,再拉一下铁钩,那铁钩就把女孩挂了起来。

  小朵用软水管放着水,在女孩身体上冲洗着。一会儿,传送带把女孩送到了池边的操作台上了。

  那女孩的胴体前面对前小朵直直地挂着,挂女孩的铁钩间有约70厘米的距离,这样女孩的腿就分开着。小朵先用刀准确地割下了女孩的头,熟练地从下面刀口处取出女孩的舌头放进瓷盘中,头也放进了另外一个瓷盘中。

  只见小朵手中的刀对准了女孩的趾骨前刺了进去,往下割了约20厘米,左手握刀背,直指顶着刀尖背部,沿女孩的腹中线往下割下去,一直割到了女孩的颈窝处,再割断女孩的趾骨,在女孩的阴门四周环节一刀,再在女孩的肛门处环切一刀,小朵开始一件件取出了女孩的内脏,分类放在操作台边上的瓷盘中。最后,小朵修理了一下女孩的胴体,再用电锯沿背中线把女孩的胴体锯开,用清水冲洗后,完成了全部操作。

  小朵的操作非常熟练,前后只用了不到40分钟。她那熟练的操作,得到了莹莹与其它姐妹的称赞。只听凯丽笑咪咪地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道:「小朵,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处理,那该有多好呀!」小朵也笑着说:「如果你操作得比我好,我可能会接受你的处理呢。」其它的几个姐妹也接头说道:「小朵的操作是我们组最熟练的,小朵一定会进入下一轮的,就是不知道谁会有幸接受小朵的处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着,只听莹莹说道:「下一个开始吧。」

  第二位操作者是日本女孩美智子,她虽然在以前的操作中是比较优秀的,但在这8 个女孩中,她的操作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她在给那女孩放血时,第一刀就没有放出血来,只好补了第二刀,出现了一点小失误。第三个是荷美,她的操作相当熟练,但在开膛时,不小心划破了肠子。凯丽在操作过程中,没有把女孩阴唇尖部的黑色全部搓光。其它的几位中国女孩操作都相当不错,按照她们的操作所用的时间,小朵、阿红、阿莉和阿秀排在最前面,进入了下一轮。按照规定,没有进入下一轮的女孩,在下一轮要接受另外四个女孩的处理。莹莹要求没有进入下一轮的女孩,从现在开始不再吃食物,只能喝学院提供的开水,第二天来接受处理。

  (二)第二轮组内宰杀淘汰考试第二天早上9 点,本专业的学员们按时来到了操作间,小朵、阿红、阿莉和阿秀她们进行了抽签,阿红抽到了一号,阿莉、小朵与阿秀分别抽到了2-4 号,她们的宰杀对象分别是凯丽、美智子、阿玲和荷美。

  今天的宰杀方法是颈椎间刺杀法,不放血,所以开膛要在女孩死后半小时后才可以进行,防止女孩的血液没有凝固而流出,同时还要求在女孩死后,不停地翻动女孩的尸体,防止血液在女孩身体的一边凝固而使身体颜色不同。这种宰杀方法在俱乐部一般不怎么用,主要是对有这方面要求的女孩用这种方法进行宰杀的,俱乐部一年一般只使用半个月时间。

  首先出场的是阿红和阿莉,凯丽和美智子早已经脱光了衣服,趴在操作台上,等待阿红和阿莉的操作。凯丽是一位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的美国女孩,长着1 米65的个子,金色的带有卷曲的长发一直披到她的臀部,高高的鼻梁,清秀的脸蛋,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虽然是西方女孩,但达到了俱乐部的A5级标准。美智子是一位日本女孩,1 米58的个子,体重47千克,长着一双乌黑美丽的大眼睛,清
秀的脸和具有美丽曲线的身材,达到了俱乐部的A6级标准。

  两位少女趴在操作台上,头低着,在操作台的一侧垂着。阿红拿着一把非常锋利的双刃短刀,左手食指在凯丽的颈背部按了几下,点到了凯丽的第二与第三颈椎间,刀尖对准了第二三颈椎间,一用力,刀尖一下就刺了进去,只见凯丽的身体剧烈震颤一下,不动了。

  阿莉的操作也很熟练,随着美智子身体的剧烈震颤而变软,美丽的美智子也这样结束了她的生命。

  两位美丽的女孩就这样躺在操作台上,操作台上的机器手不停地翻动着她俩的尸体,半小时后,机器手不再翻动她俩的尸体了。

  阿红和阿莉熟练地给她俩煺毛,再开膛,最后清理好的胴体也一样挂在了煺毛池另一边的操作台上面,她们的内脏也分别放在了瓷盘中。

  大约在11点钟,轮到小朵与阿秀操作了。

  阿玲与荷美也像凯丽她们一样,脱光了衣服,趴在操作台上。阿玲是一位来自中国四川的女孩,个子不高,但长得也相当漂亮,达到了俱乐部的A3级标准,荷美达到了A5标准。

  阿玲与小朵是同时加入俱乐部的,她们家离得很近,早已经成了好朋友。由于她们的家庭比较穷,加上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因为她们在进城市打工时,找不到工作,几个老乡就怂恿她们去坐台当小姐,但她们不愿意,就经一个老乡介绍一起加入了俱乐部,从深圳来到了加拿大。

  阿玲抬头对小朵说:「姐姐,今天我能让你来处理我,我已经非常地满足了,我会在那边等你的。」

  小朵对阿玲说:「妹妹,你先走好,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三年后,我会来陪你,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姐妹。」

  阿玲微微笑了笑说:「好的,我会等姐姐来陪我的,我们永远是好姐妹。」
  阿玲忽然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对着小朵说:「姐姐,我求你件事,你能答应我吗?」

  小朵说:「妹妹有什么事,就说吧,姐姐一定答应你。」

  阿玲说:「去年桑路哥哥来到我们这时,我对他说过,虽然我们因为不愿意做小姐而加入了俱乐部,但我很想由桑路哥哥要了我,这样我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我想,姐姐杀了我以后,把我的那套生殖系统吃了,这样我就与姐姐融为一体,如果你有机会,一定要与桑路哥哥做了爱再接受处理,最好由桑路哥哥亲手处理,那也实现了我们姐妹的愿望了,好吗?」
  小朵笑着说:「傻丫头,姐姐有这么好的运气吗?如果我能进入下一轮,那今天晚上姐姐就吃妹妹的那个,好吗?」

  这时阿玲才开心地笑着说道:「谢谢姐姐,姐姐一定会进入下一轮的,我们这组中,姐姐是最棒的。」

  阿玲这时就努力地把自己的头低下,以便小朵能准确地找到刺杀的位置。小朵那锋利的双刃刀,很熟练地刺进了阿玲的第二三颈椎间,阿玲的身体也一样剧烈地震颤一下,软了下来。

  阿秀的操作也相当熟练,荷美的身体也只震颤一下就软了下来。

  当小朵与阿秀处理完阿玲与荷美的肉体时,时间已经是中午2 点多了。经莹莹的评判,阿红与小朵分数最高,进入了下一轮。

  小朵就把阿玲的那套生殖器官放在了一个小盘中,准备带会去自己加工了吃。
  这时,只听莹莹对小朵说:「小朵妹妹,你们姐妹真好,你的操作是最好的,一定能够成为俱乐部的职员的,如果这次我没有机会把自己献给桑路哥哥的话,那你也把我的那个吃了好吗?如果你有机会把自己献给桑路哥哥,那也等于把我与阿玲妹妹都一起献给了桑路哥哥了,好吗?」

  小朵说道:「姐姐,你一定有机会的,如果真的没有与桑路哥哥做爱,那我一定会的。」

  阿玲和阿秀对莹莹说道:「姐姐,我们也要接受处理了,你把我们的那个吃了,你一定会得到桑路哥哥的爱的,你就代我们让桑路哥哥爱一次好吗?」
  莹莹微笑着说道:「两位妹妹,姐姐一定会按你们说的做到的,你们放心吧。
  今天回去不要再吃东西了,多喝水,这样明天或后天处理起来会很方便的。」
  两个女孩同时点头答应了。

  (三)桑路与三个女孩晚上8 点,学院接到通知,桑路的飞机已经到了,明天会来学院,他这次先到取皮专业进行活动,希望学院能够安排女孩陪他。
  学院很快就在没有进入下一轮宰杀组的学员与教师中组织报名,莹莹、阿玲与阿秀都报了名。学院安排宰杀组在17号再进行操作训练。

  第二天上午,桑路先生来到了学院,宰杀组报名的教师与学员坐在了欢迎会的前排。简短的欢迎仪式后,桑路先生与报名的教师、学员一起进了会议室,桑路先生与这些女孩进行了半小时的接触,最后,莹莹、阿玲和阿秀都被桑路先生选中,她们将在今晚陪桑路先生。

  会后,桑路先生到取皮专业操作现场去了。

  桑路先生住在学院的迎宾楼。晚上,莹莹她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早早地来到了桑路先生的住处,她们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她们看过桑路先生与女孩做爱的录像,知道他的性欲非常的强,想到能与桑路先生做爱,心中不由得有一丝丝甜蜜,每个脸上都泛起红晕。

  桑路先生晚饭后,来到了住处,看到三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在等着他,心里非常的高兴。

  桑路一进来,就对三个女孩说:「三位漂亮妹妹,吃过晚饭了吗?」

  莹莹点头说:「哥,我吃过了。」

  阿玲对桑路说:「哥哥,我们明天要接受处理的,所以我们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桑路说:「哎呀,那不行呀,你们得吃的,不然呆会会没有力气的,这样吧,我这有牛奶,你们每人喝一杯牛奶吧。」

  三个女孩高兴地说:「哥哥真会疼人,那我们就吃了?这不会影响明天的操作吧?」

  桑路笑笑说:「不碍事呀,要你们不吃东西,是怕你们的肠胃中东西太多,在开膛时肠子体积太大,还没有完全打开体腔,肠子就出来了,影响操作。喝点牛奶是没事的。」

  三个女孩这才很高兴地泡了牛奶喝下去了。

  桑路拉着莹莹的手,说道:「你叫莹莹吧?我们早就见过,对吧?」

  莹莹红着脸说:「嗯,哥哥记性真好,三年前,我在训练时,哥哥看我操作过。」

  桑路用手捧着莹莹的脸,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小美人,你真漂亮。」
  「谢谢哥哥,哥哥今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今晚是哥哥的。」

  桑路在床沿上坐下,轻轻地从后面拉开莹莹裙子上的拉链,把她的长裙脱了下来,莹莹今天没有戴胸罩,两个洁白的乳房,高高地凸在外面,桑路的手轻轻地摸在莹莹的乳房上,还用手捧着,用嘴轻轻地吸吮着她那微红的乳头。莹莹的乳房一下就大了好多,乳头硬了,直直地凸在乳房的尖端,口中轻轻地娇喘着。
  桑路让莹莹坐在自己的腿上,边吻着她的乳,边把她那粉红的短裤脱了下来,莹莹的脸羞得通红。

  桑路让莹莹坐在自己边上,再拉过阿玲,也同样把她的衣服脱光了,让她坐在自己的右边,然后把阿秀的衣服也脱了,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抚摸着阿秀的全身。

  三个女孩在来之前,早已经把自己的身体认认真真地洗个遍,还都喷上了香水。

  只见桑路站了起来,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来。

  三个女孩坐在床沿上,瞪大眼睛看着他脱衣服,她们看到他那结实的身体和发达的肌肉,心中不由得想道:「这样的男人真好,我们真幸福,马上要得到他的爱了。」

  当桑路脱光了后,她们看到了他那早已勃起的阳具,每个人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了。

  只见莹莹伸出右手,抓住了他的阳具,轻轻的说道:「哥哥的那个真大呀,会弄疼我吗?」

  桑路笑着说:「当然呀,会有点疼的,妹妹怕吗?」

  莹莹低着头,笑着说:「嗯,哥哥等会轻一点好吗?」

  这时阿玲站了起来,从背后抱住了桑路,两个乳房已经很大,不停地在桑路的后背上左右摩擦着,口中不停地娇喘。

  桑路说:「我们上床吧。」

  桑路在床上躺下,左边躺着阿玲,右边是阿秀,莹莹说:「哥哥,我躺哪呀?」
  桑路说:「你就坐在哥哥的大腿上吧。」

  莹莹「嗯了一下」坐在了桑路的大腿上。

  阿玲与阿秀都面对着桑路,不停地用手抚摸着他那宽阔的胸部,桑路的手在抚摸着莹莹的乳房,还不时地轻轻捏捏。莹莹从来还没有让一个男人这样抚摸过,早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只见桑路坐了起来,让莹莹朝天躺下,分开了她的双腿,用手指轻轻拨弄着她那早已突起的小疙瘩,莹莹被他弄得嗷嗷直叫。他的左手一直没有离开莹莹的阴部,右手已经在拨弄右边阿玲的阴蒂,一会又拨弄左边阿秀的阴蒂。三个女孩就这样被桑路拨弄得欲火燃烧,口中不停地叫着:「哥哥,我要,要……」。
  桑路轻轻地推了推阿玲与阿秀,让她们分开腿,阴门对着桑路。三个女孩在大床上,从三个方向以扇形围着桑路。

  桑路似乎并不急着去干她们,而是在欣赏着三个女孩敞开的私处。

  一眼看去,三个女孩的阴毛长得不一样,莹莹的是浓而黑,分布面积也是最大,由阴门处向上分开,成为一个三角形,上缘几乎到了脐部,由下往上逐渐变稀、变短。阿玲的阴毛也是黑色的,但长得很不多,阴毛有六七厘米长,在阴门的上面形成了小小的一丛。阿秀的比阿玲的稍多些,颜色略显黄色。

  桑路从中间开始,用手指扒开了莹莹的阴唇,在突起的阴蒂下,就是她那粉红色的尿生殖前庭,中间开口的处女膜把阴道口遮住了,由于刚才的刺激,少女的私处明显充血,分泌增强,非常的湿润。

  桑路再转向阿秀,也分开了阿秀的阴唇观察着,她的阴蒂略显突起,前庭也充血湿润,处女膜开口也略偏,是一种非圆形开口。用手指在她的阴蒂上轻轻触摸一下,女孩的身体就轻轻颤了一下,口中不由自主地娇呼一声。

  桑路又转向阿玲,在那一小丛阴毛下,分开她的阴唇,看到她的阴蒂微微突起,处女膜开口圆形,位于处女膜正中略偏下。

  桑路用手指揉搓着阿玲的阴蒂,弄得她不定地呻吟,身体不停地扭动。桑路见时机成熟了,趴到了阿玲的身上,双手捧着她的乳房不停地吸吮着,阿玲的乳房已经鼓得很大,桑路的左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右手从肩部放在她的颈下,与嘴亲到了阿玲的小嘴,阿玲也配合着桑路,两就紧紧地吻在一起。两人热烈地吻着,阿玲的双手抱着桑路的背部,分开的双腿不停地撑着,只见桑路的臀部略拱起,阿玲的右手自觉地把桑路那粗大的阳具对准了自己的阴门,桑路稍一用力,只听阿玲轻轻地「啊」了一声,粗大的阳具完全插进了她的阴道中,随着桑路不停的抽插,阿玲也很自觉地配合着桑路,臀部不停地上下拱动着,虽然那是第一次让人爱,但小妮子好像已经非常熟练地配合着桑路那有力的抽插。

  随着桑路的抽插,阿玲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口中大声娇呼着,小妮子进入了性高潮了。只见桑路他双手撑空,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粗大的阳具在阿玲阴道中的进出,阳具上粘着略带血的粘液,阿玲的叫声一阵高一阵低,约被桑路这样干了半小时左右,小妮子的叫声似乎停下来了,只听到微弱的喘气声。

  桑路这时把阳具从阿玲的阴道中抽出,对着阿秀的小洞用力插了进去,一边有力地抽动,一边用力捏着阿秀的乳房,亲着她的小嘴。只听阿秀呜呜地叫着,身体不停地扭动。阿秀的头一偏,把嘴从桑路的嘴上移开,喘着粗气说道:「哥哥,你是不是也要像阿玲一样操死我呀?」

  桑路说道:「不会的呀,阿玲也没有让哥哥操死呀,因为她没吃东西,兴奋过了头,晕过去了。」

  桑路也像干阿玲一样不停地抽插着阿秀的阴道,少女从来没有让男人插过,怎么经得起桑路这样狂风骤雨般的抽插,一会儿也晕死过去了。

  莹莹看到两个少女都已经让桑路干得晕了过去,知道要轮到自己了,她看到桑路粗大的阳具上粘满了两个女孩阴道分泌物和血液,有些粘液在他的阳具根部干了,就对桑路说道:「哥哥,我给你那宝贝洗一下好吗?」

  桑路已经干了一个多小时了,身上都出汗了,所以就笑着说:「好呀。」
  莹莹走进了洗手间,打来了一盆热水,让桑路站着,自己用毛巾仔细地为桑路擦洗着,她一边洗一边说道:「哥哥,这么粗的宝贝,你是不是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插进去呀?」

  桑路笑笑说:「不用呀,小美人,其实哥哥那东西最大,你那地方也能轻松地插进去呀。」

  「噢,哥哥,你平时都带着这么大的宝贝,累不累呀?」

  「哈哈,等哥哥爱过你后,哥哥的宝贝会为得很小很软的。」

  「真的?」

  「当然。」

  「哥哥,那这是什么呀?有什么用呀?」

  「哈哈,明知故问,其实哥哥明白,你是什么都知道的呀。」

  说话间,莹莹已经把桑路的阴茎处洗干净了,她把水盆在边上一放,蹲了下来,手捧着桑路的阳具,用自己的小嘴含了进去,还不停地吸吮着,用舌头舔着。
  床上刚才昏死过去的两女孩,这时一个个已经醒了过来,只听阿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好舒服呀,哥哥,我好喜欢!」

  桑路说道:「喜欢就好呀,哥哥怕你受不了呀!」边说边把手伸到了莹莹的腋下,把她拉了起来,轻轻地把莹莹抱在胸前,莹莹那两个洁白的乳房紧贴着桑路的胸膛,桑路的手轻轻滑下,抚摸着莹莹那光滑的臀部,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

  桑路把莹莹一下放在了床上,把她的腿分开,再用手按下,莹莹那可爱的私处完全暴露在桑路的面前。莹莹知道,那一刻终于要到来了,只觉得自己血往上涌,脸一下就红了,她紧闭双眼,等待着桑路的阳具插进来。

  桑路的阴茎头早已对着莹莹的私处了,只是并没有插进去,而是在她的外面不停地摩擦,莹莹早已兴奋到了极点,嘴里不停地说道:「哥哥,快,进去吧,快干我吧,干死我吧……」

  桑路的阴茎往下一压,一下就插了进去,莹莹微微地「啊」了一声,嘴里说道:「哥哥,疼!」但随着桑路那粗大的阳具不停地抽插,她只感到下面传来一阵阵无比的快感,口中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桑路手紧按着莹莹的大腿,站着不停地在她的阴道中抽插,时而深,时而浅,直插得莹莹娇喘吁吁,胸部起伏,两个比原来大了一倍多的乳房上,顶着像两颗成熟的大枣似的乳头。

  桑路这时也趴到了莹莹的身上,压住了她的胸部,一边不停地抽插,一边亲吻着,莹莹早已经被干得香汗淋漓,叫声不停,只见桑路有力地快速抽插了几十下,突然拔出了阴茎,手握着阴茎,一步跨到了莹莹的头边,把粗大的阴茎头对着了莹莹的小嘴,一股浓浓的精液从阴茎头上的小孔中喷了出来,直喷进莹莹的小嘴中,桑路的阴茎头已经放进了莹莹的小嘴中,不停地射出精液,莹莹也配合着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阴茎头,并一口口地吞咽着。

  狂风暴雨终于过去,桑路半躺在床上,左右是阿秀与阿玲,分开的两腿间坐着莹莹。

  只听莹莹轻轻说道:「哥哥,你怎么会在这么多女孩中选择了我们呢?」
  桑路说道:「因为你们可爱呀,再说,我们早已经约好的呀,这次我来你要给我的呀。」

  阿秀与阿玲两人醒来后,一直还没有说过话,这时就依偎在桑路身边,在不停地抚摸着他那已经疲软的阳具,嘴里还笑道:「就这个东西,差点把我们干死,现在还能插得进吗?」

  桑路笑着说:「呵呵,小妮子,你们还想要吗?你们不怕真的让哥哥干死了?」
  两个女孩嘻嘻一笑说道:「我们愿意!」

  「哥哥是不会干死你们的,明天你们还要接受处理呢,快睡吧,等你们醒来了,有时间哥哥再干你们一次好吗?」两女孩点了点头,嘴里轻轻「嗯」了一声,上了一次洗手间后,就在床的一边睡下了。

  桑路一把揉住莹莹,「小美人,今晚就这样让哥哥抱着吧!」莹莹娇美地一笑,扎进了桑路的怀中。

  阿玲与阿秀睡得很沉,醒来时已经是早上5 点多了,看到莹莹在桑路的怀中甜甜地睡着,她的小手还摸在桑路的阳具上,她们发现,桑路的阳具比昨天也们睡前好像大了些,就轻轻地把头凑到了那里,用舌头也舔着桑路的阴茎头。
  桑路虽然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但怎么也经不起两个小妮子的挑逗,他的阳具一下就膨大起来。只见他睁开眼,对她俩说道:「怎么?还想要?」

  「哥哥昨晚答应过我们的呀!」

  「可你们能受得了吗?」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那你们先去上个厕所,再把下身洗洗好吗?」说着,桑路自己也起来了,上卫生间解了手,顺便把自己的下身洗了洗,那两女孩也跟着一样做了。

  莹莹也已醒来,笑着说道:「两位妹妹,还想让哥哥干呀?今天处理你们时,你们那里面得用水管插进去冲洗了。」

  「没关系的呀,就在煺毛后再冲洗吧,那时我们反正也不知道了,随便怎么样都行。」两女孩嘻嘻哈哈地说着。

  说话间,桑路让她俩手撑在床沿上,桑路从后面把手摸到了阿玲的胸前,轻轻揉着她那两个柔软的乳房,慢慢把手摸到了她的两腿间,感觉到了她温暖而湿润的下身了。

  桑路从后面把阳具对准了阿玲的私处,向前一挺,深深地插了进去,然后就按着她洁白而略大的臀部,一进一出地抽插起来。

  桑路这样干了阿玲一会,又去插了阿秀一会,这样,两女孩被插得出现了一次次地兴奋,桑路每插一下,就听到女孩大声的呼叫,这也是她们一生中最兴奋、最向往的,她们从中得到了无比的满足。

  桑路用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两人说「哥哥,够了,哥哥,够了」时,用力地地阿秀的花蕊中猛插,然后紧紧顶住,把精液射进了阿秀的身体里。

  (四)宰杀组的决赛8 点,莹莹陪桑路用过早饭,与阿秀、阿玲一起来到了操作室。

  由于学员中的一半已经淘汰处理了,今天只有60名学员操作,所以今天是把原来的30级合并成了15组,每组四人操作,最后每组选出2 名优胜者,正式成为
俱乐部职员。

  第七八两组合并成一组,宰杀方法是砍头。

  只见原来在操作台的地方已经放置了一个铁架,铁架中间是一个颈架,可以让少女的头伸进去,上面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大铡刀,地上放着一个大瓷盘。
  第七组操作的是樱子与金丽珠,准备接受处理的是光子与明子,她们四个人中樱子、光子和明子都是日本少女,金丽珠是韩国少女。千惠子是这一组的考试官。

  千惠子与四名第七组的少女也按时来到了操作室,还拎来了一大包东西。当她们一进操作室,莹莹就已经换好了煺毛池中的水,并插上电源加热。

  这时,千惠子在莹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只听莹莹对大家说:「姑娘们,今天机会不错,桑路哥哥来到了我们的现场,我们是不是全部脱光了衣服进行操作呀,让哥哥好好欣赏大家美丽的身体呀?」

  大家听到莹莹的话,都高兴地跳了起来:「好呀,好呀!」

  「那就快点呀,」莹莹说着,自己开始脱起自己的裙子来。

  少女们都七手八脚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少女们特有的美丽胴体。
  小朵最后一个把自己的衣服放到了放在一边的操作台上,发现阿秀刚脱下的内裤上有一大块湿湿的、略带暗红色的污斑,几乎把短裤下面全湿透了,就拎在手中,笑着对阿秀说:「阿秀,你的短裤怎么这么多水呀?」,大家都一起围了过来,拿着另外几位女孩的短裤与阿秀的比较,除了莹莹与阿玲的短裤上有一点点带血的分泌物外,其它少女的短裤上只有一点点略带黄色的粘液,只有阿秀的短裤上湿了一大片。阿秀的脸胀得通红,害羞地低头不语。莹莹早已经明白是怎么会事了,只听莹莹笑着说道:「那可是桑路哥哥的杰作呀,也许你们中间也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待遇呀,这要看你们今天的表现了。」

  桑路看着这些漂亮的少女们,脸上微微笑着。

  大家正闹着,水池边的蜂鸣器响了三下,说明水池中的水温已经达到了煺毛的要求了。

  千惠子就大声说道:「今天的操作开始了,首先是我们第七组的樱子操作,被宰杀的是第七组的光子。」

  只见光子站到了铁架前,两手抓住两侧的铁柱上,把自己的颈部伸进了颈架中。颈架的高度为85厘米,光子必须弯腰把头伸进颈架,两腿分开约70厘米,微翘的臀部,细细的腰,皮肤也很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少女。樱子在铁架的另一侧站在光子的对面,左手一把抓着光子乌黑的长发,右手食指放在铁柱上的红色按钮上,嘴里说着:「光子,准备好了吗?」光子轻轻地说道:「好了,开始吧!」樱子的右手食指轻轻地在电钮上按了下去,上面的铡刀一下就铡了下来,只见光子的身体剧烈震颤着,樱子的左手中拎着光子美丽的头颅,可以看出,光子的脸上还留着一丝微笑。

  在铡刀铡下去的一刹那,在光子身体剧烈震颤的过程中,颈部喷出了鲜红的血液,她的手因为肌肉的收缩,紧紧地抓在铁柱上,但最后还是无力地松了下来,无头的胴体就趴在了地上。

  樱子非常熟练地用两铁钩分别扎进了光子两脚跟处,随着传送带的移动,光子的胴体慢慢地浸没在水池中。樱子熟练地完成了给光子煺毛、开膛、内脏清理和胴体修整工作。

  接下来就是金丽珠、小朵和阿红的操作,她们的操作也相当成功,莹莹与千惠子她们相当满意。

  在对阿秀与阿玲开膛前,小朵与阿红按照莹莹的要求,用一个软管,插进了她们的阴道,用热水冲洗了一会,然后再开膛的。

  今天的操作相当快,前后只化了约两小时时间,快十一点时,已经结束了,6 个少女用水冲洗了地面,整理了操作间后,经莹莹与千惠子评定,小朵与与阿红最终出了线,成了俱乐部的职员,她们将要在俱乐部中服务两年。

  (五)午餐时间桑路与六个少女一起,从操作间背面的门中进入了内室,里面有几个大的沙发,可以看出,那沙发的皮很特别,是用少女的皮制成的,少女们光着身坐在上面感觉到非常的舒适。

  千惠子从外面的瓷盘中取来了四个少女的生殖器官和四个肾脏、两个心脏,对桑路说道:「哥哥,今天真是个好机会,你就为我们加工几个菜行吗?」
  桑路说道:「好呀,反正今天还早,我就这你们做几个吧。」

  桑路说着进了隔壁的厨房,千惠子也提着那包东西跟了进去。

  桑路先在砧板上剖开了四位少女的阴道,千惠子在一旁看着,她发现有两个阴道里面非常白,而另外两个里面是紫红色的,就感觉有点奇怪地问道:「哥哥,这两个怎么不一样呀?」

  桑路笑着说道:「噢,那两个里面紫红色的是阿玲与阿秀的,她们昨晚做过爱呀,所以内壁充血了,现在变成了紫红的,那两个苍白的是光子与明子的,她们还是处女。」千惠子点了点头。桑路指着那光子与明子和生殖器继续说道:「你看,她们的处女膜都很完整,而这两个的处女膜已经撕裂了,那是在做爱时,让阴茎捅破的。」

  千惠子把头靠在桑路的肩上,两个柔软的乳房贴在桑路的手臂上,口中喃喃道:「哥哥,我不想还是处女就被宰杀,哥哥能满足我吗?」

  桑路转过身来,在千惠子的臀部拧了一把:「小妮子,思春了?那今晚来让哥哥干你好吗?」千惠子红着脸,点了点头。

  桑路接着对千惠子说:「你现在先去从明子的身上把她的两片板油拉下来,拿到这儿来,明子在这四个女孩中是稍肥一点的,她的板油应该是最厚的。」
  在她去取板油的时间,桑路已经把四个少女的生死器官全部剖开,清洗后,切成了丝,把肾脏对剖后,放在酒中浸泡着,心脏也被切成了片。

  千惠子在明子身上扯下了两片板油,让桑路在锅中熬成了油,用油加工了爆炒腰花、清炒女优和蒜泥心片三个菜,一会就端上了桌。

  6 个少女吃着这美味的食物,看到桑路并没有吃这些东西,觉得非常奇怪。
  只听樱子说道:「哥哥,你为什么不吃呀?」

  桑路说道:「哥哥可不喜欢这样吃的呀,哥哥吃的方法不一样的。」

  「那哥哥是怎么吃的呀?」

  「呵呵,你问莹莹姐,她知道的。」

  樱子就转眼问莹莹:「姐姐,哥哥是怎么吃的呀?」

  莹莹笑道:「真是个傻丫头,哥哥的吃法就是做爱呀。」

  樱子听了脸红了,但还是说道:「那哥哥你也吃我吧,好吗?我想让哥哥吃我。」

  桑路手按在千惠子的肩膀上说道:「我已经答应了千惠子了呀,恐怕不行了,这样好吗?哥哥用机器让你与金丽珠享受一次性爱的快乐,后天哥哥亲手宰杀你们好吗?」

  樱子与金丽珠点了点头同意了。

  莹莹插嘴说道:「哥哥,你不是要亲手宰杀我的吗?」

  桑路说道:「是呀,哥哥看到我住的房间中缺两个靠垫,我想用你与千惠子的皮做两个,行吗?」

  莹莹知道,能够让自己的皮留下来,做成靠垫让桑路哥哥用,这也是一件快乐的事,但皮剥了后的肉体就不再有漂亮的体型了,心中觉得似乎有些不舍,但转念一想,自己的肉体最后终会被分割加工,觉得还是被剥皮好,就问千惠子:「你觉得呢?」

  千惠子答应得很爽快,莹莹也答应了。

  桑路喝了一杯牛乳,吃了两个面包,就应付了一顿中餐。少女们把三个菜吃得干干净净,觉得今天的中餐特别的好吃。

  大家吃完后,一起在刚才坐过的沙发上坐下。桑路让她们把茶几移走,把边上的两台机器推到了沙发前。

  桑路让樱子与金丽珠躺在机器的人皮软垫上,让她们把腿分开搁在两边的扶手上,两少女的外阴全部暴露出来。

  桑路站在樱子张开的双腿前,指着她的阴部对围在身边的少女说:「你们看,樱子的阴毛长得浓密而乌黑,阴毛一般都是卷曲的,日本少女都是这样的,与中国的四川少女差不多,我们这的莹莹也是这样的。」大家听着,都把目光转到了莹莹的那地方,看到她那里真的长着与樱子一样的阴毛。

  桑路又指着金丽珠的阴部说:「你们看,她的阴毛就少得多,颜色略黄而直,她的阴毛与中国北方的少女差不多。」桑路接头用手指分开了金丽珠的阴唇,「你们再看,她的处女膜是中间开口的,在少女中比例是最高的,我们的莹莹也是中间开口的。」

  说话间,桑路分开了樱子的阴唇说道:「她的处女膜就不一样了,比金丽珠的厚,而且武器偏上,所以第一次她会比别人痛一点,血也会流得多一些。」
  桑路用手指拨弄了一下樱子的阴蒂,少女的身体一下子震了一下,阴蒂也明显地突了出来,「这是少女最敏感的地方,你们看,我就这么一拨弄,那小疙瘩就突了起来,注意到她的乳房没有,是不是也大了?」

  少女把目光转到了她的乳房,果然看到那乳房大了好多,乳头也立了起来。
  桑路把机器调在手动操作上,按了一下电钮,上下面就翻上一个像男人阴茎一样的东西,对着樱子的阴门轻轻地开始摩擦。「大家注意,看看她的那里会有什么变化?」大家认真地看着,随着那东西的摩擦,樱子的身体开始拨动起来,嘴中也不停地呻吟,那两片阴唇间有水流出来了。

  桑路再按了一下按钮,那粗粗的棒状物就从樱子微开的阴门中插了进去。然后就是有节奏地一进一出抽插起来。只听樱子「啊」地叫了一声,随着那东西的抽插,樱子已经开始慢慢地兴奋起来,刚开始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完全处于一种快感中。

  桑路这时就在金丽珠的机器按钮上按了下去,那是在自动状态,那棒状物先是摩擦,几分钟后也插进了她的阴道中。

  棒头物的抽插是按做爱的特点设计的,只是比一般男人的要粗长些,抽插的节奏也时快时慢,深度也不停地变化,最深时插进20厘米,最浅时只有三四厘米,两少女就这样被插得一次次进入了兴奋,达到性高潮。女孩阴门口不停地流出略带血色的液体来,沿着她们会阴肛门滴到了屁股下面。

  两少女早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是兴奋得不停地大叫着,双手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两个膨大的乳房。

  这样的刺激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机器才慢慢地停止了抽插,最后从里面拔了出来,两少女无力地躺着,一动不动。

  小朵与阿红一声不响地看着整个全过程,随着少女的兴奋,两人也好像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两人脸胀得通红,呼吸急促。桑路看着痴痴的两少女,在小朵直立的乳头上用手指一刮,笑着说:「怎么,也想试试了?」

  小朵看了一眼桑路,脸更红了。桑路说:「你们还要为俱乐部服务,三年后,哥哥保证让你们享受真正的性爱。」

  小朵与阿红点了点头。

  桑路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二点了,就对樱子与金丽珠说:「你们呆会自己回去,不要再吃东西了,后天下午让哥哥宰杀你们,注意要多喝宰前饮水。」两少女答应了一声,开始下地穿衣服。

  小朵与阿红已经出了线,现在也自己回到了住处,准备在俱乐部上岗了。
  莹莹对千惠子说:「你现在就穿阿秀的那套裙子吧。」

  千惠子就穿上了阿秀的裙子,莹莹也穿好的裙子,与桑路一起超出宰杀操作间。

  二、取皮实习

  取皮专业每年招80名学员,二年的学习,淘汰了60名,剩下的20名经过考试,
有10名参加了最后的训练,还有10名已经在前天接受了处理,现在还有10名,其
中5 名将被另外5 名出线者处理,今天操作后,再经过二轮,最后有一人出线成为俱乐部的职员。

  莹莹与千惠子知道自己最后要接受桑路的取皮处理,所以她们今天与桑路一起来到了实训操作室,观看她们的取皮实训操作。

  取皮专业的老师有二名,她们是法国少女琳娜与美国少女沙弋。

  这个专业的学员都是西方女孩,进入本一轮的是加拿大少女艾玛和拉亚、美国少女梦丽和乔,还有一位是澳大利亚的凯西。

  取皮操作过程包括宰杀、取皮与胴体处理几个过程。

  今天的操作是沿背中线开刀取皮,要求取下的皮外阴部的皮肤保持完整,乳头完整不破裂。

  桑路与莹莹她们到来时,她们的操作就要开始了,因为今天桑路来观看她们的操作,所以所有的少女们也都脱光了衣服。

  第一个操作的艾玛,接受处理的女孩早已躺在操作台上了,准备接受放血。
  艾玛让那个接受宰杀的少女右侧在下侧卧着,头伸出操作台外,少女的面前是一只用来按血的大盆。

  只见艾玛让女孩的后脖子枕在她的大腿上,用腿把少女的长发夹住,左手掌按住少女的下巴,刀尖从少女的颈窝中深深地刺了进去,刀拔出时,从刀口中喷出一股鲜红的血液,放进了下面的大盆中。那少女嘴中只有呜呜的声音,两脚不停地挣扎着,左手紧紧地抓住操作台的边。

  随着刀口中喷出的血液变少,女孩的身体开始抽搐,最后身体软了下来,整个过程红有七八分钟。

  艾玛把女孩的胴体朝天平放在操作台上,用刀在那少女的两脚跟后面开了个小口,再用一根头部圆而光滑的软管从开口中插到皮下,一直捅到女孩身体的皮下,然后再从开口中插入注气管,用气泵在少女的皮下注入空气。

  随着空气不断地注入到少女的皮下,少女的身体不断地膨大,艾玛不停地用手在少女的鼓起的皮肤上轻轻地揉着,尽量让少女的皮下充满空气。

  皮下注满了空气的少女胴体,看起来像一个充满气的橡皮人了,艾玛就把少女翻过身,从颈部开始经背中线用刀将皮肤划开,一直划到了少女的尾根处,从一边开始用剥皮刀这少女剥皮。

  因为少女皮下充满了空气,所以皮肤与肌肉基本已经分离,艾玛就比较轻松地把少女的整张皮剥了下来。

  少女后背的皮肤已经剥离,艾玛就从少女的手臂根部开始,慢慢地拉下少女的皮肤,好像脱袜子一样,把少女手臂皮肤全部剥了下来。

  再翻过身,从上面开始向下剥下少女的胸前、腹部的皮肤。剥到少女的阴门处,艾玛先仔细地把少女阴门四周的皮肤剥开,用刀在少女阴门处环节,拉出了少女的阴道与子宫,连卵巢也一起拉了出来。然后就少女的肛门四周皮肤剥离,同样在肛门四周环节,拉出了少女的直肠。

  艾玛很熟练地把少女的真肠结扎了,再用刀割断,像剥手臂一样把少女两腿的皮肤剥下。

  艾玛在少女的肉体割下头颅,然后也把少女的肉体倒挂了开膛、清理内脏,整个操作也相当熟练。

  在艾玛操作的过程中,拉亚、梦丽、乔和凯西也分别在各自的操作台上完成了操作。

  经过琳娜沙弋的评判,艾玛和乔进入了下一轮,拉亚、梦丽与凯西被淘汰。
  她们三人与沙弋明天将接受艾玛和乔的处理。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桑路与少女们一起也准备到隔壁的休息室去坐一会。
  她们一起走进了休息室,少女们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一个个容光焕发。西方少女特有的高窕身材,显得分外的引人,桑路坐在她们对面,莹莹与千惠子也坐在他两边。

  桑路对身边的两少女说道:「你们也把衣服脱了好吗?」

  莹莹含羞地说道:「我们听哥哥的,哥哥叫脱就脱。」说着开始脱下衣服来,千惠子也跟着把衣服脱光了。

  桑路伸手从对面拉过梦丽,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左手揉着她的脖子,右手托着她的乳房对莹莹说:「你看,西方女孩的乳房就是大,乳头也要大一点,对吧?」

  莹莹笑着说:「嗯。」

  他让梦丽的两腿分开,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指着突出的阴蒂说:「莹莹,你看,她的阴蒂也比你的大,如果是在做爱时,还会大好多的。」

  莹莹这时脸更红了,口中喃喃道:「哥哥真坏,现在还有时间呀,你何不插她一次?」说话间,她的小手伸进了桑路的下身,感觉到他那早已经膨大的阳具。
  桑路站了起来,莹莹就顺手把他的裤子拉了下来,他的阳具直直地竖在外面。
  莹莹用英语对梦丽说:「哥哥的那个这么大了,难道你偿不想让他干一次?」
  梦丽回答说道:「愿意呀,哥哥愿意吗?」

  桑路笑笑说道:「那你躺下来,哥哥干你一次。」

  只见桑路在她们坐的活性背上一拉,再一推,沙发背就向后倒了下去,桑路用力把梦丽的腿抬起,阴茎早已经放在她的阴门处了,只稍一用力,就插进了她的阴门中。只听梦丽「啊」的一声,就随着桑路的抽插,有节奏地配合着。桑路就这样插了20多分钟,看到沙弋站了起来,他就拔出了阴茎,让沙弋的手撑在沙发上,从后面把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门中。桑路的抽插,顶得她的身体前后摇动,再乳房一前一后摆动着,口中也不停地叫唤着,又干了她20多分钟,分开了拉亚的双腿,又干了拉亚好长时间,粗大的阴茎威猛无比,再把凯丽干了个后顶花。
  桑路就这样一个个轮流着玩着这四个少女,直玩到少女们下身湿湿的,最后把粗大的阴茎插进了艾玛的小嘴中,射了她满满的一嘴精液。

  桑路干完了,重新坐在莹莹与千惠子中间,千惠子的手摸着桑路软软的,挂着的阴囊,看到一下小了很多的阴茎头上还有少许白白的精液,低头把它舔进了自己的嘴中。

  琳娜与乔看着桑路干着她们的姐妹,一直盼着桑路的阴茎能插入自己的私处,但一直没有等到,终于开口说话了:「哥哥,你为什么没干我们呀?」

  桑路笑道:「有机会呀,明天吧,好吗?只要艾玛与乔两人中确定了出线者,没有出线的与你琳娜一起让我来剥皮,好吗?」

  两少女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二)千惠子与莹莹的最后一夜晚饭后,桑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看到自己的身上粘满了血迹,所以脱光了衣服洗了个澡,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翻着画报。
  一会儿,莹莹与千惠子走进了房间,桑路看到她们俩进来了,笑着对莹莹说:「把门反锁了好吗?」

  莹莹把门关了,并把保险上了,嘴里却说道:「怕什么呀?如果有人进来,还不是让你多玩几个?」

  「呵呵,可是哥哥今晚只要玩你们俩呀。」桑路调皮地说道。

  「今天才不让你玩呢?」莹莹咯咯笑着说。

  「那好呀,看你不求我干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好多话,千惠子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到了桑路的身边。
  莹莹今天穿了套装,桑路拉过莹莹,解开了她的上衣扣,她那两个洁白的奶子就露了出来。「嗯~~~ ,哥哥真坏,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边说边脱光了衣裤,也在桑路的身边躺下了。

  桑路把千惠子抱在自己的怀中,用手捏着她两个乳房,轻轻地说道:「想哥哥吗?」

  千惠子点头说道:「哥哥到现在还没有要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哥哥说过的,今晚要你呀,哥哥要把把完整的一次全部给你呀,好吗?」桑路在她的腿上拍了一下笑着说道。

  莹莹在边上说道:「哥哥今晚不要我了吗?」

  「哈哈,怎么会呢?哥哥怕你累着呀。」桑路对莹莹说道。

  「不会的,哥哥就是把我插死了,我也愿意。」

  「呵呵,那你何不用那机器的东东捅一次呢?」桑路故意调皮地说道。
  「才不要,我要哥哥的那个大鸡鸡插我。」

  「哦,那你就等着吧,好吗?」

  桑路这时已经分开了千惠子的双腿,在浓浓的阴毛下分开了她的阴唇,轻轻拨弄她的阴蒂。千惠子哪经得去桑中的这么拨弄,早已全身震颤,呼吸急促起来。
  桑路一看这样,早把粗大的阴茎插了进去,把她的大腿分开摁在自己的手下,一下一下地用力抽插着。

  这一次,桑路足足用了二个小时,用了好多种姿势,直干得千惠子全身大汗淋漓,一次次兴奋得大声叫喊着,最后,桑路终于把精液射进了千惠子的身体里面。千惠子非常满足地甜甜睡去。

  桑路与莹莹面对面相拥睡着,莹莹听着桑路那轻轻的鼾声,知道他也有点累了,只是心中想着昨晚与桑路的爱,一点睡意也没有。但不时地抚摸着桑路那已经疲软的阴茎,盼着它能快点粗起来。

  桑路睡得很沉,莹莹看着他,心中想着如果有下辈子,自己还愿意是俱乐部的会员,让桑路哥哥操了再让他杀。

  当她发现桑路的阳具忽然变得很硬了,心中不由得有一股甜蜜涌上,但看到桑路睡得很沉,不忍心把他叫醒。她发现桑路那粗大的阴茎还有那千惠子的血与粘液,所以就去洗了个毛巾,小心地一点点把它擦干净。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桑路的阴茎龟头,有时还把粗大的阴茎含在自己的小嘴中,舔着,吸吮着,不知不觉中慢慢睡去。

  不知不觉中,莹莹感觉自己的下身被一硬硬的东西在抽插,睁眼一看,自己已经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双腿被桑路摁在沙发扶手上,桑路的阴茎在有力地抽插自己的下面,一股被爱的快感从身体的那个敏感部位传遍了全身,不由得呻吟起来。

  桑路干着干着,听到了莹莹的呻吟声,把她的屁股移到了沙发扶手上,深深地在她的骨道有力抽插着,一会又让她趴着,在后面干着她。莹莹是一个22岁的女孩,正值青春年华,怎经得起桑路那持久有力的抽插,让桑路干得一次次的昏死过去。

  桑路边干边问道:「今天还要吃哥哥精液吗?」莹莹边呻吟边说道:「要,要啊!」桑路就拔出粗大的阴茎,插进了她的小嘴中,莹莹尽量地张大嘴,任由桑路在自己的小嘴中抽插,桑路那粗大的阴茎直插到她的喉咙里面,虽然记莹莹感到有些难受,但她还是努力让桑路这样插着,最后只觉得喉咙有一股热热的东西流过日子自己的肚子中。

  当桑路抽出阴茎时,莹莹不停地咳嗽着,脸胀得通红。

  当莹莹缓过神来,对桑路说道:「哥哥太厉害了!妹妹受不了了。」

  第二天早上,桑路睡得很晚,快要到十点才起来。桑路吃了早饭后,快11点时,与莹莹、千惠子来到了取皮实训操作室。

  (三)桑路的取皮操作示范当桑路与两少女来到了取皮实训室时,艾玛与乔各自完成了她们的操作,其中乔获了出线,成了俱乐部的取皮职员。

  艾玛以熟练的技术操作完了后,琳娜就笑着对她说:「你的操作相当不错,只是因为乔的操作太好了,只有她出线了,今天我与你让桑路哥哥处理吧。」
  所以她们与乔一边清理着现场,一边等待接受桑路的处理。等桑路他们进来时,她们也已经清理好了。

  桑路看到两位漂亮的西方少女,在等待接受他的处理,心中非常开心。但因为昨晚与莹莹她们爱了两次,所就没有再想再干了她们再杀了,所以就问她们:「两位愿意让机器来干一次呀?」

  两少女说道:「我们听哥哥的,哥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让哥哥来处理,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桑路就让她们脱了衣服,看到她们身上还有血迹,就命她们先去洗个澡。
  两少女听话地去洗了澡。

  桑路就先让两少女像昨天的樱子与金丽珠一样在机器上享受着性刺激后,决定先处理琳娜。

  琳娜知道桑路哥哥要处理她了,所以就自觉地躺到了操作台上。

  桑路让她分开双腿,用一个做手术用的风窥装置从她的阴门中插进去,在快到子宫颈处穿过了阴道壁进入了她的盆腔,从内窥镜中清楚地看到了较粗的子宫中动脉,只见从管子中伸出一把小的钳子,夹住了她的子宫中动脉。动脉已经被那钳子夹断,桑路就把那管子从她的阴道中抽了出来。

  琳娜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感觉没有力气了,脸色渐渐地变白了。琳娜是一个相当健美的少女,体内的大量出血过程中,她虽然感觉到自己将越来越接近死亡,但她努力地在回味着刚才那种刺激,心中幻想着那是桑路在不停地干她,所以,失血越多,她感觉到越兴奋,直到最后身体开始防患于未然痉挛,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才慢慢地失去了意识,终于躺着不动了,这过程有近半小时之久。
  桑路看到少女已经不再动弹,知道已经死亡,就在她脚跟处开口充气,少女的全身开始鼓胀,由于全身皮下都充满了空气,看上去她好像成了一个非常臃肿的橡皮人儿,桑路用手轻轻一拍,发出了咚咚的声音。

  桑路这才开始在她的后脖处开了一个口子,把戏曲部的皮肤剥开,再从她的后脑开始剥开她的头皮,再剥脸部皮肤,少女的眼睛、鼻子都连在剥下的皮肤上,剥到嘴巴处,桑路用刀在她的口腔内把皮割开,整个头部的皮肤全部剥下来了。
  桑路用两铁钩钩住了少女的两锁骨,把她挂在铁架上,像脱衣服一样把少女上身的皮肤全部拉下了,皮肤内侧朝外,把少女的两腿包在了里面。在剥到少女的阴门处,桑路用刀沿阴门四周环切后,拉出了少女的生殖器官,同时从里面掉出了好多的瘀血,那是刚才因为少女的子宫中动脉断裂而流出的血液,有4000多毫升。由于肛门的皮肤与直肠连在一起,所以桑路也在她的肛门处环节后剥皮,她的肠子也在剥皮时拉了出来。

  桑路完成了这些操作后,再一次像脱衣服一样把少女两腿的皮肤拉了下来,剥下的皮肤只在颈部有一开口,全身皮肤非常完整。

  桑路把少女的肠子结扎后再割断,取下了少女的皮肤,放进了一个装有碱水的塑料桶中,然后就是开膛和清理内脏。

  桑路处理完了琳娜后,用同样的方法处理了艾玛。

  桑路把两少女皮肤上那黄黄的脂肪用碱水清洗掉后,把皮肤翻了过来,使原来少女那美丽的皮肤外表露在外面,让人送到了皮肤揉制车间进行加工。

  莹莹与千惠子看着桑路那熟练而飞快的操作,想着很快也要让桑路这样处理自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们希望自己能尽快让桑路哥哥处理,但又有点舍不得,她们知道桑路哥哥能在处理她们前要了她们,而且还要用她们皮肤做靠垫,还是不由得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等桑路操作完了,她们两把操作室冲洗得干干净净。只听莹莹轻轻地问桑路:「哥哥,你要用我们身上的哪块皮做靠垫呀?」

  桑路笑着抚摸着莹莹说道:「你说呢?你们这么漂亮,哥哥怎么能将你们的皮肤割开呀,哥哥就用你们的全身皮肤,做一个与你们身体一样大的靠垫呀。」
  「那我们的毛发还留在上面吗?」

  「当然留着呀,只是做了靠垫后,哥哥不能再像昨晚一样与你们做爱了,但哥哥一定会记住你们的。」

  两少女听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莹莹与千惠子在下午举行的学院大会上由桑路处理的,她们的皮肤后来经揉制后加工成两个海绵内芯的靠垫,放在了桑路的住处。

  学院的宰杀专业与取皮专业这几天宰杀了大量的少女,这些被宰杀的少女肉体在学院其它专业的实训中,被加工成罐头、香肠肉松等食品,内脏与骨骼等也被加工成了相应的产品。

  三、阿娇院长

  (一)来访

  晚饭后,桑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感觉到有点累,所以洗了澡后,早早地睡下了。

  在迷迷糊糊中,桑路听到有开门的声音,睁眼一看,有三个人进了自己的房间,桑路只好起来。原来是学院的院长阿娇与外联部的两少女小雅和艳露。
  桑路请她们在会客室坐下,为她们各自冲了一杯咖啡。

  阿娇是一名来自中国冰城哈尔滨的女孩,十年前因为继父强奸了她的姐姐而她母亲又无法保护她们姐妹,她自己也差点被她继父强奸,所以就加入了俱乐部。
  加入俱乐部后,几次抽签都没有能抽到进入加工间的机会,后来学院招收学员,她报了宰杀专业,被录取后,经过严格的操作训练,最后终于出线成了职员。
  后来又在学院当教师培训宰杀专业学员,学员毕业时,她本来也要接受桑路的处理,但当时学院在选拔下一轮的院长,她在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了新一轮院长,至今已经6 年了。28岁的她已经有了接班人,所以今年是她离任的时候了。

  很多姐妹都劝她,按她目前的管理才能,可以在外找一个很好的工作成家立业,但阿娇觉得自己早已对这些置之度外了,她还是选择了接受俱乐部的处理。
  俱乐部的加工间中只处理22岁以下的少女会员,对于28岁的她,身体已经略微显胖,但可以看出,她具有了一般少妇那种特有的成熟美。从肉质角度早已经不符合标准,所以以往的院长离任时,都是在外卖部由顾客点到后,由桑路进行处理加工,所以她今天来想来与桑路约个加工时间。

  小雅与艳露知道阿娇要上桑路这来,所以她们也就跟来了,她们希望能同时接受桑路的处理。

  阿娇对桑路来说早已熟悉了,所以她们一坐下,桑路早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阿娇喝了一口咖啡,抬头对桑路笑了笑说道:「桑路哥哥,我们早已经是老朋友了,所以我这次来,想请哥哥能在这次回去前把我的事情办了,希望哥哥能同意。」

  桑路说道:「如果你确实希望如此,我也只好从命了。」

  阿娇见桑路答应了,心里非常高兴,只见她突然红着脸说道:「哥哥,我知道你平时在我们这都是由那些小少女陪你的,我在会员中已经是最大的了,在我接受处理前,好想能陪哥哥一次,不知道哥哥能不能答应?」

  桑路有点儿为难地说道:「不瞒你说,这次我在这里过了两晚了,已经有好几个女孩陪我了,她们现在都已经接受了处理,按理说,今晚没有女孩来陪我,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前两晚我每晚都玩了几个小时,所以如果今晚让你陪我,我可能会让你得不到满足的,要不这样,明晚好吗?」

  「没关系的,今晚哥哥就让我陪你吧,我只要看着哥哥就可以了,如果哥哥要我,什么时候都行。」

  桑路点头说道:「那好吧,在你接受处理前,你就一直陪我好吗?」

  阿娇漂亮的脸上,露出了如花般的笑容。

  小雅听到这儿,也对桑路说道:「哥哥,我们与阿娇姐是最要好的朋友,现在阿娇姐要让哥哥处理了,我们也想与姐姐一起好吗?」

  「呵呵,那我可做不了主,问你们的阿娇姐吧。」

  阿娇听着就笑了起来:「两位妹妹,只要姐姐有的,就有你们俩的。」
  「